多么美好的故事嘛


 

《西游记》第一回的题目就是《灵根育孕源流出 心性修持大道生》,按照明代流行的文化观念来说,不管是不是受过私塾教育、也不论是不是识字的人,一听这个题目,多一转念的转折都不需要,当下即知道小说所述乃修道相关的事。
一转入正文,开篇就是一首诗,道得正是世界起源之事。
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
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
覆载群生仰至仁,发明万物皆成善。
欲知造化会元功,须看西游释厄传。

小时候,妈妈教我识字,识字之后,看的第一本书,就是文革前出版的一本中国神话故事书,图文并茂,第一个故事就是盘古开天辟地,第二个故事,就是女娲造人,第三个故事,就是黄帝战蚩尤…。要知道,那时候正是文革。所以后来,对中国古典神话故事,我太有感情了。
为啥修炼要跟世界起源,跟盘古开天地挂钩呢?以我多年研读古籍的经验,我认为,因为人修炼就是创世纪嘛,道家讲小宇宙、佛家讲天国世界,基督讲天国、上帝讲天国。要创世,就得知道世界的起源,不知道起源,不知道别人怎么创世,你怎么创世呢?连个参考都没有,那不就得胡来了。胡来能成么?肯定不成。要创世,当然还得知道世界的结构,不知道世界的结构,当然也创不成。如果不知道世界的真实结构,那创世就像小孩子堆沙子一样的玩耍了。
所以么,在我看来,圣经的开篇必须是创世纪,《西游记》的开篇,也一定要是创世相关的。
既然创世,那是不是不同的宗教、不同的信仰之间,世界构造各不相同的?不是的,一定是一样的。而圣经创世纪、中国盘古开天地,讲到的宇宙的结构,你不发现,其实是一样的么?
很多人没有分析过,全世界古代的宇宙理论,是一样。原因是首先不相信,以为人家圣贤之书上面,是在泛泛的讲理论、或者是为了吸引别人注意而故意拉高自己的档次,但并不是的,人家是在说实实在在的宇宙结构、物质结构。其次是,很多人被文字的涵义给迷惑了。古代人的社会观念、人文概念、很多字词的涵义,跟现在人不一样。最大的不一样是什么呢?就是古代人的观念不是单一层面的,是多层面的。古代的字儿,每一个词儿,跟当时人们的观念是对应着的多层面的。按照本人的看法,盘古开天地,根据古代的宇宙观,是一层一层的组合的。混沌未分,等于说上帝所行走的虚空。那个层面上,没有人类是当然的了,那么微观。盘古到来,开辟了新的天地,把混沌虚空组合出清浊、阴阳、二极两仪。
“覆载群生”,芸芸众生灵,被覆盖、涵盖的同时,又是被承载的,即被内含、又被托载。被什么内含?被宇宙、被银河、被太阳系等等所内含。被什么承载?被大地、被土石。宇宙也好、大地也好,大小相差巨大,却是同一个层面的。这不是错误、不是乱说、不是悖论,这是宇宙结构跟现在人所以为的不一样。
创造了宇宙和众生,盘古依靠工具是什么呢?是“至仁”,也就是“善”。发明万物皆成善,生发、创生出来的其下的一切,都成于这个善,这个至仁。
好了,你应该明白,修道人为什么要修善了吧。这个善,这个至仁,他可以生发万物,当初盘古就是借助他来创世的。这就是造化会元功,造天地、化万物、集合汇聚原始的因素、成就一切。中国传统文化推崇善、仁、义,都有善的因子,因为这个因子,中国传统文化可以使一个人创生自己小世界中的一切,堪比聚宝盆,所以中国传统文化有强盛的生命力….
话题还是回到我们的主角身上吧,看一看石猴的出世。那块有着九宫八卦的九窍八孔的大仙石“盖自开辟以来,每受天真地秀,日精月华,感之既久,遂有灵通之意。内育仙胞,一日迸裂,产一石卵,似圆球样大。因见风,化作一个石猴,五官俱备,四肢皆全。”
按照现在审视神话故事的角度来看:石猴的出世是非常富于瑰丽想象的、同时也是不可能的、如果当真了的话更是荒谬的。但是如果这个世界的结构,真的如神话故事所描述的那样,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可是,如果世界的结构,真的是古人所说的分层构造的,那古往今来一切学说理论,我打保票,全部可以获得一个圆满的解释,全部可以溶为一体,就这么奇妙、就这么不可思议。
且说这仙石与石猴。虽说石猴出世的很晚,但是这个仙石的来历,那可是古老了去了,它居然是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就存在的,一直是存在的,不管经历过多少劫,多少次毁灭与重建,这个仙石,居然是跟这个宇宙,这个盘古开创的宇宙,是同龄的。
这块仙石,既古老,又灵异,符合九宫八卦,集合十洲祖脉,产一仙卵,化育出来一个五官具备、四肢皆全的,似乎应该是一个人啊!天地之间,人为大。但是没有,它孕育出来的竟然是一只猴子。还有更不可思议的,这石猴刚刚出生“便就学爬学走,拜了四方。”学爬学走不算稀奇,所有的动物昆虫出生后就自然的开始爬动、行走了。但是稀奇的是这只应该什么都还不懂的猴子,马上就不学自通的“拜了四方”!懂得礼仪,这可是连没有经过教化的人类都不懂的事情。这个猴子天生就会礼仪,比受过教育的人还懂文明。拜四方,属于是拜见四方诸神,四方诸神属于地上神,相当于西方希腊神话中的自然神。这个猴子,如果真的没人教它就会礼拜神灵,一个最大的可能是,它一出生就能看见这些地上的神灵。如果这些神灵是属于人类看不见的,那么他们应该都不在人类所在的这个空间。如果猴子看得见,那又反过来说明,猴子不在人类这个层面。
对了,刚才提到花果山有龙凤麒麟,后来这只猴子大闹东海龙宫,东海龙王给折腾的那么狼狈,却不见花果山这儿的龙跟敖广有任何通讯、没有来往,似乎花果山的龙完全不关心四海的龙,四海的龙也完全无视花果山这儿的龙的存在。一种可能的可能是,这些龙跟海龙不是一个体系的。龙怎么还分体系了?当然了,佛教故事中有龙众,道教故事中有龙,虽然大家都是龙,各自属于不同的体系,彼此没啥关系。并且龙还分天龙、土龙、水龙。
《西游记》中,有着很多隐形的伏笔,不仔细斟酌,这些伏笔就是透明人,总让人视而不见…
且说石猴子自打出生之后,就“食草木,饮涧泉,采山花,觅树果”,跟猴子野兽们过起了真正猴子的世俗生活。小说写这群猴子们很好玩,“抛弹子,邷么儿;跑沙窝,砌宝塔;赶蜻蜓,扑八蜡;”简直就是一群淘气顽皮、天真无忧的小孩子。但是这群猴子还懂得现在人完全都不懂得的了高尚社会活动“参老天,拜菩萨。”社会么,就是因社而会。古代农民祭祀土地神的节日叫社日。
如果说这群猴子们是一群小孩子的话,那小说用对一群猴子的描写,其实是让看小说的小朋友们,了解应该如何生活。你看下面石猴从瀑布中蹦出来之后,张口就说“人而无信,不知其可。”这句话出自论语,说的是做人应该讲信用。猴子们听了,马上兑现了之前的许诺,尊石猴为王。石猴勇敢的替大家满足了一个好奇心,还意外的给大家发现了一个免费的精装修的超级大别墅,然后猴子们回报石猴做王,享受大王的待遇。有付出就有回报,多么美好的故事嘛。
问题是,这个水帘洞明明有名有号,有家当,分明是一个别人的家。“只见正当中有一石碣。碣上有一行楷书大字,镌着‘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里面不但有齐全的家当,还有修竹梅花。不但生活用品一应俱全,而且小说没有提到有什么灰尘、苔癣。假如被人废置时间长了,应该有灰尘吧,猴子们得先打扫一下。当然,有可能在如此水源充沛的地方,起不了灰尘也很有可能。如果没有灰尘,在如此水气氤氲的地段,长长苔癣应该算是正常的嘛。如果废置时间久了,应该这个水帘洞内苔癣也随处可见吧。从小说的描写中找不到这方面的痕迹。原主人是谁呢?他们一家人怎么消失了,去了哪里?
“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从这个石碣上的字来判断,你看,福地、洞天,这两个词已经非常说明问题了,并且说明了原来主人的身份和地位!
福地、洞天,是道家名词。只有具有地脉、并且地脉直通昆仑山的地方,才能叫福地;因为中国修道人的身体的脉,要能跟昆仑山的脉接起来,他才能修上去。洞天,是直通天的洞,虽在山洞,但其实在天上。修道人,修哪一个派别的道,就寻找那一派别的山、寻找其洞天,前往修道,才修的快,才可修成嘛。那里的山上,有他们那一派的神灵、以及鬼怪、禽兽。当然了,进山人家是有规矩的,而且是大规矩。
但是猴子们就堂而皇之的进驻了。而且似乎在随后的千百年中,没有发生过产权纠纷。这可是奇了怪了,怎么就这么天大的好事儿,让一群猴子给撞上了。
书中有答案呢。“内观不识因无相,外合明知作有形。历代人人皆属此,称王称圣任纵横。”历朝历代的人们都是这样,因为看不到自己的思想念头、没有形状、很虚无,因而不知道应该内察自省。而当人的思想观念一变,那么外面的周围环境,马上就会跟着变化,产生人能看到、感觉到的有形的变化。其实所有的人,都是这样,应该是可以这样主宰自己与环境,等于是一方之王。
这石猴,有了为众担当的意愿和勇气,并且果断的付诸了行动,这就是首领气质的。如果那一刹那,石猴犹豫了、放弃了,这近在咫尺的洞天福地它可能永远也不会再发现了。因为还有一个秘密,就是说,这洞天不一定是一直在那里存在的。就跟那些名山一样,里面有若干的修道人的洞,但是咱们几乎永远没有机会见到,只是在很特殊的时候,才会出现在我们这个空间。对了,就像海市蜃楼一样的存在。
那群猴子们,在这儿生息了不知道多少岁月,它们又悠闲、又无聊、又天真,花果山这块地方,估计哪棵树下有几个蚂蚁洞,都是门儿清的。可是在此之前,它们竟然没有想到过探寻一下这股山涧水的源头?它们不知道山涧源自哪里?我觉得是不太可能的。
其次,小说中有一句诗“今日芳名显,时来大运通;有缘居此地,王遣入仙宫。”这首诗说得明白,是因缘际会、猴子该当进驻此洞;这是仙洞,不是平日人们惯见的山洞,里面以前居住的就是仙人,今天能进去的,也仍然当是神仙;最后,很重要的一点是,水帘洞出现、老猴子脑袋中忽然浮现的奇想,都是“王遣”,也就是上面还有一个看不见的“王”在运作、在安排、通过往猴子脑袋里放置一个念头,驱动他们去发现、去入驻。于是石猴成了美猴王,有了王的猴子们,“不入飞鸟之丛,不从走兽之类”,脱离了低级鸟兽的行列。美猴王,开始走上醒悟的路途….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换做你, 敢不敢这么玩?


 

《西游记》故事生动有趣、游龙一般,但是章回题目与随处可见的诗,却是让人看了心惊不已、如同大地上虬劲却又沉默的龙筋龙脉。故事,是人间的层面的,我的意思是人间层面可以理解的。回目与诗歌,则恰好是上层的对应的实质。这个不同寻常的故事,之所以是修炼故事,一个理由乃是,故事中人物的每一个心念、行动,都同步转动上层的“齿轮”。并且,作为回报、作为响应和反馈,上层的齿轮再演化出下一步的下层空间的变化。
当然了,中国古典小说,比如《三国演义》、《水浒传》、《封神演义》、《红楼梦》、乃至《隋唐演义》、以及其他众多的小说故事,均有此特点,这是中国传统小说故事最具特征的一个特点。只是其它小说故事,都没有《西游记》这么的步步紧扣、如影随形。
中国传统文化熏陶出来的人们,意识观念都是立体的、分层的,这是现代人们尚无法理解的。古代的宇宙观是立体与分层的,考虑问题也是多层面齐下的。《易经》、《春秋》,不都是立体的吗?易经是立体对应体系的理论,春秋是天、地、人间大事的多层互涉互动的现实例子。《诗经》则是反映了日常间这种互动与生活的直接联系。从这个角度,所以我认为《西游记》特殊,并且他的特殊,还体现在有着非常通俗易懂的一面,这个跟四书五经是不一样的地方……
且说美猴王,天真烂漫了300多年,忽然有一天乐极生悲、怆然涕下,咋的了?他忽然有了远虑,这远虑、还立刻带来了近忧:“今日虽不归人王法律,不惧禽兽威服,将来年老血衰,暗中有阎王老子管着,一旦身亡,可不枉生世界之中,不得久住天人之内?”并且猴王这话一出口,也引得猴子们忧伤悲啼起来。是啊,你从哪里来、你现在哪里、你到哪里去?这可是一个人间的永恒之问,不但是人,凡是生灵,似乎都可能产生这样时间长度跨越他生命的意念。
人类的历史,通过祖辈相传的故事流传,流传中,越来越悠久的生命,以历史故事的方式、进入人类的身体,就这样,一代代的承传下去。人的生命,因此而跨越他短暂的一生。可是一个生灵,对自己的起源与未来的思想,让他的意念,就这样触及了宇宙的开端、与宇宙的终结。
然后一个通背猿猴看到大王出了此念,就说出了只有找神仙、学法术,才能躲过轮回、不生不灭。猴王一听,毫不犹豫的就决定了,马上放弃当前的无量之福,寻仙访道,并且无畏艰难险阻。猴王就这一句真念肺腑话,可了不得了——“噫!这句话,顿教跳出轮回网,致使齐天大圣成。”
话说,猴王这修道一念,就惊天动地了。为什么这通背老猿,早就知晓轮回之苦、修道之途,如此睿智聪明的老猿,为什么他没有产生修道之念呢?并且,为什么这么多猴子,也聪明了得,马上就听懂了老猿的话“鼓掌称扬”,显然是他们非常明白猴王此行是如何的生死相关,却他们一个都没有动了修道的心?
再往回说,美猴王之所以称王,是他发现了水帘洞,为猴子们安身立命了。为众生安身立命的就是王。但是就凭这一件事,众猴子就毫无贰念的,让石猴做了300多年的王。并且从后面的故事中我们还能得知,在猴王走后的数百年中,猴子没有再推选新的王。等到石猴子成为了被压在五行山下的齐天大圣、以及后来去取经,几百年仍然没有出现新的王(六耳猕猴不算,那是骗子一个)。这个又是为什么呢?
当然了,在我看来,能在花果山的生灵,都是有些高贵气息的,比人间的一般的高人逸士,都要淡泊、高雅。可是,风格高不应该是他们不再另立猴王的原因。
王的概念,古今大不同,大不同啊!美猴王修道一念,惊天动地。怎么个惊天动地了?因他这一念,天时地利都跟着动了。怎么动?慢慢说。这猴子就用枯松编了一个筏子,就弄了跟竹杆儿作蒿撑筏。这个自打出世300多年来从来没有离开过花果山半步的猴子,就这么大的勇气,要跨过不知边际的汪洋大海、要去从来没有去过的遥远的大洲,换作现在的人,估计想一想都会觉得发抖吧。并且,一个没有航海经验的人,应该不知道风季洋流的规律,他就这么样的贸然出发,就凭他这小筏和小竹杆儿,估计在海里碰上几个浪头就散架子了。猴王下海,也带不了几个瓜果,如果饭量稍大,说不定两天就吃光了,而且一旦下海,还没有淡水喝。换做你,敢不敢这么玩?
但是因为他的志念珍贵,天公就是愿意作美、“运至时来”,一,恰好给了他必须的东南方、而且是“连日的”。二,小破筏也没破,估计是老天拿捏精准、风力精当的恰好。三,就那么精准的把他送到了南赡部洲。由于所到的南赡部洲不是有高人的地方,于是猴王未见道门,先行云游吃苦了八九年。然后有一天猴王忽然拍拍脑袋,觉得应该他需要寻找的神仙在另外的大洲,下海漂泊,于是又巧的不得了,又搭上了顺车风,顺顺当当的到来西牛贺洲,从南赡部洲到西牛贺洲,我猜十有八九是“连日的西北风”。你看,又是老天作美,有意送他去西牛贺洲。如果不是老天作美,特意帮忙的话,那就会给他个东北风、北风、南风什么的,让他回老家去,跑到北惧芦洲去,或者就往南去海里漂吧、漂不动了喂鱼得了。
动了修道一念,真是天地尽皆知。如是正念,真的是天地都帮忙。这就是中国传统的天人合一的一个概念、上下贯穿……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不学,不学!”


 

这个祖师,名作菩提老祖,菩提是来自印度的佛经中的外来词汇,这个祖师么,徒弟们显然又都是道人。描写他的诗也非常清楚的说他是金仙,“金仙”、“全气全神”都是再清楚不过的道家名词。但是同时,“真如本性”、“西方妙相祖菩提”、“不生不灭”、“空寂”、“法师”同又是再清楚不过的佛家的名词。可是他的徒弟们修习的礼仪,明显又来自儒家。哎哟,这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几百年来一些人认为的三教同堂?
是就怪了。其中有一个词暗含了谜底、能解开这个谜。“历劫明心大法师。”“历劫”呀!既然他不生不灭、既然他全气全神,既然他与天同寿,怎么还能称得上历劫了呢?对于这个跟天地等同的神仙,怎么才算他跨越了劫,他跨越了什么样的劫?什么样的劫,对于他才能称作劫呢?
那就是天地的毁灭与重来。太厉害了,真的是太厉害了!诸位,你知道这个宇宙什么时候毁灭的,重来之前是怎么样的?没人知道。但是他的历史,跨越了这个劫数,而这个宇宙中所有的神仙、都不可能知道,那么也不可能知道这位大觉金仙他到底是起源于什么时候、他的真实来历。你别看他“说一会道,讲一会禅,三家配合本如然。”似乎是释道儒三家掺合,其实根本不是的。他所讲的法,是释道儒三家都不曾教导的、是他独此一家的,“开明一字皈诚理,指引无生了性玄。”这个“开明一字”是什么?开的是心、明的是心、这一字就是心字,这个皈是心的皈、这个诚是心的诚、这个理,是从心上入手的理。
我的天,实在是太厉害了。所以说。这个孙悟空听得抓耳挠腮,眉花眼笑。忍不住手之舞之,足之蹈之……
师父责问悟空同学,为甚不守礼、颠狂跃舞。固然,只有对听闻了道法感受到那种霍然天开的畅快与敞亮的人,才会知道悟空为什么喜悦得几乎要发疯。悟空抑制不住的踊跃于师父的妙音,这个事儿,表明了悟空的节制能力有所欠缺、自控能力不足。这个小缺点,基本上可以说贯穿了他整个的修道过程。当然了作为一只猴子,天性顽劣、缺乏耐性是天然的。可是走了修道这条路,就是要逆之成仙的。什么叫逆之成仙?就是跟宇宙的物质结构与演化顺序相反,从最底层的物质、品性,把对立的中和、演化、一层一层的往上升华、变成更高层的、就这样一层一层的往上走。因为是跟宇宙的成住坏灭规律逆反的,逆流而上。所以叫逆之成仙。逆流而上的途中,就是一层一层中和湮灭、就这样一层一层的脱壳、一层一层的去掉那些属于低层动物的特性、属于低层人的特性、就这样一路的走上去。这就是路嘛。
这个逆天而上的方法,就是老子先生所说的道、耶稣先生所说的道路、释迦牟尼佛所说过的佛法,这些呢,统称为——心法,用心驱动物质、驱动七情六欲的分解演化,这是每一个修炼路途上不传之秘、完全凭悟性获得、一点一点的积累。修行中,哪些想法是应该坚持的、哪些想法是应该摒弃的、哪些想法是应该绝对不能让它占据头脑的,您分得清吗?哎呀等不到您回答,咱就知道,您分不清的啦。怎么分清、分类梳理,怎么演化、合成,那就是不同的修炼的法门了。
一个喜不自胜、手舞足蹈,已经让悟空暴露了、他的宇宙中、出现了他自己不能控制的东西。跟他七年之前的不知喜怒的淡然宁静比起来,悟空一方面修道在提升,一方面,在不知不觉的下降。
然后祖师就询问悟空想学什么道,懵懂的悟空说,只要是有些道气儿的便想学。祖师就给孙悟空讲了道和道的不同,分为四类:术、流、静、动。祖师这一番理论,可真是算作又一次的石破天惊。他这一番理论,括尽了中国传统文明的层次化生态分布。
“术字门中,乃是些请仙扶鸾,问卜揲蓍,能知趋吉避凶之理。”现在日常人们最熟悉的这些算卦风水占仙一类的,在一般人眼里是非常吸引人,但跟修行完全没有关系,甚至连延年益寿都不能,这是术字门。
“流字门中,乃是儒家、释家、道家、阴阳家、墨家、医家,或看经,或念佛,并朝真降圣之类。”看来诸子百家、乃至医学皆属于流字一派的。但是这个祖师说出来一个吓人的观点,按照他的说法,竟然是释家、道家也属于流字一派,想长生不老也似“壁里安柱”,终究有一天会随着大厦倾塌、化为朽木。不是说释家、道家都是修行的法门吗?!怎么在这位祖师的面前也如此的不堪?不是《西游记》中写得很明白吗?不是释迦牟尼佛就在他的西天,唐三藏去他那儿取经就是为了度化众生?这祖师轻轻巧巧的几句话,威力却如同炸雷。
“静字门中之道,……此是休粮守谷,清静无为,参禅打坐,戒语持斋,或睡功,或立功,并入定坐关之类。”这一类属于中国本土的道家传统养生。也是达不到长生,如同“窑头土坯”一样。不是他静字门不正统,是因为他“未经水火煅炼”。
“动字门中之道,……此是有为有作,采阴补阳,攀弓踏弩,摩脐过气,用方炮制,烧茅打鼎,进红铅,炼秋石,并服妇乳之类。”这一类的想要长生也是妄想,如同“水中捞月”。
到此为止,这位祖师清楚完整的概括了中国历史上全部的跟修行有关的门派学说。按照他的看法,没有一个是实际修行的。太可怕了,你不觉得吗?
特别是他对释家、道家的评价,惊天动地,瞻前顾后、古往今来、历史上独此一家。有宗教信仰的朋友千万不要来找我算账,这可不是我说的。但是,我觉得,很可能人家说的是实情,就算找到祖师本人、找到吴承恩老先生本人辩论也没用,说不定人家几句话就把你给震惊得肝肠寸断、七窍流血了。
单就这四种类别的文化,就足以穷尽一个人的一生去追究。简而言之,这些都是文化,都有符合修炼的因素,如果被神仙注入深层的内涵、铺就出来那些细细的脉路成为宽阔的大道,也一定是可以修炼的。但是这些只是文化、没有准备用作修炼的路途。就连佛门的参禅打坐、道门的清静无为,在祖师的眼里,都是不长远的道行。为什么?祖师说得清楚明白,“未经水火煅炼”。这一句“未经水火煅炼”,等于是已经预言了孙悟空今后会走的修炼的路上会发生什么重大变故,以及有什么用途。
这个菩提祖师,教过的徒弟成千上百,看结果,似乎只有孙悟空一个算是得了真传……
菩提祖师道尽天下流派,悟空却一个都不想学。这时候,祖师颇为惊讶,就很反常的一跃而起,跳下高台,呵斥猴子:“你这猢狲,这般不学,那般不学,却待怎么?”然后急翘翘的上前,用戒尺敲了悟空的脑壳,三下。然后背着手走入里面关了中门,悻然而去。估计是祖师的样貌显得空前的懊恼、估是脑壳敲得比较响亮、估计是祖师从未表现得这样的生气,吓得一帮子徒弟们心惊胆颤。七嘴八舌都埋怨悟空跟师父冲撞顶嘴。然后的情节发展这里就略过。反正是悟空得到了祖师传授的不传之秘。
回过头来看祖师对四种道门的描述之妙。术字门祖师未作任何描述,因为跟真正的修道没有关系。流字门祖师比作“壁里安柱”。这个比喻有趣,把释道儒阴阳墨医等都比作一个大厦的柱子,柱子可以增加墙壁的稳固,但是不能延长大厦的寿命。什么是这个大厦呢?这个大厦就是文明体系。一个文明体系,是多层的,每一层都有支柱,只是它也免不脱坏和灭的规律。把释道儒比作大厦的支柱,甚有意思,那就是说,他们都是人类文化的一部份,没有真的超凡、也没有真的脱俗。
把静字门比作窑头土坯,这个值得品味。窑是烧制砖瓦、瓷器的地方,经过烈火烧炼、再经过水淬火,就不再是松软不成形的泥土,泥巴脱胎换骨成了器物。但是放在窑头的土坯,那可是身在熔炉边,却在熔炉外。那么,静修的
人就是指这个土坯了。人身就是泥土。这个“休粮守谷,清静无为,参禅打坐,戒语持斋,或睡功,或立功,并入定坐关之类”却是不入修炼的熔炉!那什么是熔炉呢?哎呀,这真的是一个天机呀。还是不要一下子说破的好。好让诸位们有机会慢慢的琢磨、慢慢的品味。
动字门之道,祖师说它是“水中捞月”,怎么叫水中捞月呢?祖师道:“月在长空,水中有影,虽然看见,只是无捞摸处,到底只成空耳。”可是诸位想过没有,“采阴补阳,攀弓踏弩,摩脐过气,用方炮制,烧茅打鼎,进红铅,炼秋石,并服妇乳之类”为什么被比作水中捞月,什么是水,什么是月?这些有为的修道方法,就像是在搅动水。为什么搅动水呢?因为他们似乎看见有人用这些摩脐过气、安鼎设炉的方法,修上去了,以为这些行为是修行的要点。那修上去的结果,就是月亮。这个月亮,就是过去真正修道人修出的丹。可是这个丹,是修道人意守出来的,用真念意守出来的,并不是依靠那些有为的活动。那些修道的过程中的有为的活动,只是辅助的,可有可无。
这四种无用的修行方法,估计就是祖师之前的徒弟们津津乐道的方法。是以祖师说出来的过程中,众弟子们寂沉沉的一片,估计早就听习惯了,估计早就以为这些就是修道了。是以祖师一对悟空发嗔,众弟子们都以为这个鸟悟空不是疯了、就是傻了,啊,师父这么多的道门都不肯修习,死猴子你是不是有病啊?啊!怪不得师父专门敲他脑壳,估计是师父都认为这厮脑筋有毛病了。
所以说,悟性不行就是麻烦事,徒弟们修的累,师父教的更累。“不遇至人传妙诀,空言口困舌头干!”而实际上,当祖师一个道门一个道门的讲述的时候,实际上,对孙悟空的悟性的考验已经开始了!
祖师提及的每一个道门,却都是世上人都知道的,也是世上人们觉得神奇有趣的。每一个方法,都足以对悟性不够的人构成陷阱,让他们一头扎进去,再也上不去了,修行的路到这个坑坑就为止了,圆圆的坑口,构成一个完美的句号。可是孙悟空不一样,等到悟空直奔长生不灭的目标而去,其实祖师已经知道,这猴子本性高洁,不为世俗观念所迷惑。于是就做生气的样子,叱责他、敲他的脑壳。这些反常的嗔怒,都是对悟空接踵而来的考验,看他是否会被表面的言行所迷惑。而这猴子,不愧叫作悟空,当即就看破物质层面,当即就明白师父的真正用意,悟性实在是了得。
悟空三更跪在师父床前。祖师又呵斥于他。这是再一次的考验。看悟空是否会对悟空自己的认识会产生困惑。是的,在压力面前、在真实感超强的考验中,太多人会怀疑自己的正确判断了,太多人会放弃自己了。只是悟空毫不犹豫、守定终极目标,这些考验对他构不成考验,孙悟空顺利通关。
于是悟空就理所当然的得到了大道真传。他获得的这个道,书中表述的非常清楚,是丹道。“道最玄,莫把金丹作等闲。”“好向丹台赏明月。”白天讲道的时候,师父说得明白,月亮不在水中在天上,修道人的丹台,小腹部位的丹田,就是丹台。这个修炼人修出的丹,就是明月。那么很自然的,人的天就在人的体内。如何出丹?“口诀记来多有益,屏除邪欲得清凉。”师父传授的真诀,日日诵念,用于判断、并且用于屏除私心、杂念、邪欲。屏除了邪念杂念的人,自然内境清凉,与天地之道契合,这时候,人就会结丹。啊哈!“自有龟蛇相盘结。”原来龟在悟空的体内。“月藏玉兔日藏乌,自有龟蛇相盘结。”这是过去道家修道的名词术语,就是下面所说的“攒簇五行颠倒用”逆五行。逆五行,可不是说逆反五行生克的理,不是说金克木变成了木克金,也不是说水克火变成了火克水。这个逆,是上下的逆,不是左右前后同一个层面的逆。五行生克,是指同一个层面中的五行的运作规律。可是,这个世界不同的层面中,其五行,不同层面的五行之间,也存在上下制约、联动的关系。这种关系,是物质演化、是时空之间运作的机理。
应该过去没有人探讨过逆五行吧?历史上古籍是没有具体说过如何逆五行的。其实是这样逆的,就是前面所述。这个世界的分层结构、按照五行之理运作,同一个层面的五行是相生相克、不同层面之间的五行、其相生是下行衍生、上行演化,往下衍生,对宇宙来说就是太极生两仪的往下分化、组合,对人来说就是出生。往上演化,对人来说就是修行,对木头来说就是燃烧。就像传说中的六道轮回,具体怎么轮回?它蕴藏在物质的合成与分解的过程中,有的可见,更多不可见。
祖师的口诀说了,龟蛇盘结就可以达到性命坚的效果,这就是延长生命了、长生。人体内的物质可以逆天升华,那就是造世界一样的惊天动地的大事了呀!升华了的身心,自然进入超越凡间的时空体系,那对于世人来说,就是长生了。
“相盘结,性命坚,却能火里种金莲。”嘿!金莲圣胎、元婴出世,说得实在是翔实而又翔实,真机中的真机。不多说了。短短109字的显密圆通真诀,道尽了修道的机密……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打怪升级


 

师父为何一看到悟空炫耀,立刻就要他打道回府去?师父是这么说的:“悟空,过来!我问你弄甚么精神,变甚么松树?这个工夫,可好在人前卖弄?假如你见别人有,不要求他?别人见你有,必然求你。你若畏祸,却要传他;若不传他,必然加害:你之性命又不可保。”其一,孙悟空有了炫耀之心、已经开始会起贪念了。还记得孙悟空头十年寻道、以及初次到得这个祖师门下的时候,他是何等的淡泊、连生气都不会。那么是什么导致他档次下降、名与情的追求上升了?要知道,整天跟悟空一起厮混、形影不离的,就是祖师的一众徒弟、他们的水平参差不齐。孙悟空不知不觉的被熏陶沾染了很多人情的东西。其二,人情中的妒嫉、贪婪,不但会传染了他,还会指使别人要了孙悟空的命。
祖师的话,还有更多很深的意思,就不多分析了。
祖师说:“你快回去,全你性命,若在此间,断然不可!”这个祖师,一看到孙悟空炫耀功夫,当即就做下决断,而且如此仓促,到底是什么严重的事情,以祖师的无边法力,难道都不能帮孙悟空摆平?
祖师催促悟空快去,悟空居然糊涂了,不知道要去哪里:“师父教我往那里去?”祖师道:“你从那里来,便从那里去就是了。”悟空顿然醒悟道:“我自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水帘洞来的。”这一番应对,颇有些禅机的味道。因为照理说,孙悟空在花果山出生,在花果山生活了340年,这才离开20年,
20/(340+20)=0.056,
这在他生命的长河里,简直是够短暂了。并且他出门修道的目的之一,也是要为自己满山的猴子们谋一条长生的路,对他来说,断然不会不知道要回花果山。
我的看法是,他这个修道的过程,花果山是他的一层的身体,他属于离体一样的。照理说,他修道的过程中,身体的每一层的物质都在改变、脱离轮回。但是,他忘记了最表面这一层的物质,这一层他忘记了!所以当师父的拿话头点化他,悟空一惊,当即醒悟。他的修道过程中,出了大的差错了。
还记得吗?当年悟空初次来到灵台方寸山,对师父是何等的恭敬,何等的虔诚。并且他一入门就开始修习礼仪进退,并且一学就是好些年。到得后来,有了点本事了,就开始自满起来,敢用师父教的本领来堵师父的嘴了。当然了,总体上他肯定还是敬重他的师父的,但是显然,他已经开始不那么完全的相信了,有了能力之后,更乐意相信自己的能力、自己的判断。可是就是他对自己的这种相信,开始让他迷失。他自己的自信的东西,蒙住了他自己的真性。但是师父么,从来都不跟自己的徒弟计较什么。该教什么照教不误。只是悟空的潜力、根基,开发到了极限了,已经到了顶点了。
于是悟空就回去了花果山,于是就看到自家洞府被一个混世魔王的新世代妖怪给欺负得七零八落,于是悟空就灭了这妖怪。打怪升级嘛,现在的小孩子、凡是会玩游戏的都懂。但是小孩子们不知道,打怪升级的模式,就起源于这个《西游记》。打怪为什么会升级呢,可能很多小孩子就不知道了。不是说积累了打怪经验如何重要,关键是妖怪是怎么来的,打妖怪,妖怪的出身很重要。这个混世魔王,是个什么样的“鸟魔”?
具体这个妖怪是哪一年开始骚扰花果山,小说中没明确说。只是借猴娃的嘴巴说了个大概。“近来被一妖魔在此欺虐,强要占我们水帘洞府。”近来,应该也就是三年之内吧,古人的观念习惯基本上是三是个界限,事不过三。如果不是三年,应该前后也差不到哪里去。
我觉得这个妖怪的出现,无论如何都应该不是很早以前的事情。花果山历史上,没有被什么外来妖怪侵占欺负的故事。悟空自从出生到出门求道的约340年之间,也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在悟空漂泊寻道的十年期间,似乎也同样没有发生过。可是如果真的是我推测的大致三年前出现的妖怪骚扰,那可就太巧合了!
记得不,那正是悟空开始跟祖师学得真道的时候。悟空一开始真的入了修道的门,立马儿在另外的遥远的时空中,有妖怪开始兴盛了,就跟近百年的全世界妖魔开始大盛一样。
记得不,悟空得了真道,祖师提醒他要预防“三灾利害”,因为“丹成之后,鬼神难容。”
记得不,祖师发现悟空炫耀自守之后,即刻就遣他回家,你快回去,全你性命,若在此间,断然不可!”
记得不,祖师在之前说过很多看似真道的法门,皆不成正果,概因为“水火未济。”水未济、火未济。什么是水火未济,粗言之,是没有经过真正的心性的考验和历练。
记得不,这一回的题目叫什么,“断魔归本合元神”。而这个妖怪的洞穴叫什么,恰好就叫“水脏(臟)洞”。他叫断魔,为什么叫断呢?就是之前是不断的,有着固有的联系的。为什么叫归本呢?乃是因为悟空已经离了本了。为什么叫合元神呢?那不也一样很清楚,他要屏除已经变得旺盛了的杂念、欲求,那样会让他魂不守舍、貌合神离,要斩断魔性的东西,化解了,升华成有用的物质,身与神合。
这个混世鸟魔,也甚是有意思。自家有洞有府、有产有业的,偏偏跑到千万里之外的花果山去欺负人。你去到花果山,也做点有价值的买卖呀,他偏不,他费了老大劲,去抢夺人家的锅碗瓢勺。真是让人一看就觉得没智商、没出息、没前途。并且这个混世魔王,还很自负、要面子,身高三丈的它,看猴王也就三尺高,并且赤手空拳,于是面子上挂不住,怕自家因为优势欺负弱势,万一被同行知道了遭到耻笑,于是主动放弃兵器,要跟孙悟空比划拳脚。你不觉得嘛,这个混世魔王,差不多就是孙悟空自负一面的影子?对。是孙悟空自身的恶性一面,幻化出了这个混世魔王呢。且看这个水脏洞,正在花果山的北方。北方属于什么位置?属于五行之水、属于八卦之坎卦,属于身体之肾脏。所以这个鬼佬魔王的地盘儿,“诚为三界坎源山,滋养五行水脏洞!”脏,其实是内脏的脏(臟),不是肮脏的脏,简化字坑死人。
悟空是何等悟性,一来到这里,就明白了自身的问题,于是不由得呆住了陷入了沉思,“默看景致”。既然明白到自己的问题,那就毫不犹豫的除魔了。这个魔,只有他自己能除,因为是他自己的问题,他必须自己醒悟了,自己消除。别人就算再有本事,也不该帮他。因为如果他自己看不到、看不懂、不愿意,那别人是不能强迫给他消灾解难的。祖师是何等人物,早就洞穿了孙悟空的过去未来,可以点醒他,但是有些事情既不能明说,也不能帮忙。
咦,果然如咱所料,读到这里,那小猴子们果然说:“我等因大王修仙去后,这两年被他争吵。”果然是三年之内的事情。不是咱高明、也不是咱事后诸葛亮,是作者前面就埋下了众多的线索。只是这些线索,分布于不同的层面,一般人不细心是留意不到的。
悟空离开灵台方寸山的当天,回到花果山还没有三分钟马上就跑到水臟洞干仗去了。
按照时间粗略的评估,这是一个初夏,孙悟空跟方寸山大众会讲,最早应该是中午时分的事情吧,我估计应该是午饭之后,不然哪来那么多闲情逸致。然后变化玩耍,被祖师撞上,赶他走,他再收拾行囊,再路途上一个时辰约两小时。这就是差不多下午3点左右。然后再跑去水脏洞,按一个小时估算。那就是下午4点。欣赏风景就算10分钟好了,叫阵,人家妖怪披挂出门、10分钟,搞定、10分钟,收拾锅碗瓢勺、纵火,30分钟,这就一个小时。再筋斗云回来一小时。傍晚6点到家。然后花果山估计很久没有庆祝了,连果子、酒水就算现准备,开吃最早也顶多是晚8点的事情了。一群猴子,多年没有如此的兴奋庆祝了吧,闹到凌晨12点(子时)应该不算过分。
你瞧瞧,这一天这个孙悟空经历的波折可够多的、也真够折腾的,但都算得上是快速搞定。这就是人生的转折点到了。
悟空这一番折腾,初次显露了一些非凡的身手:一是武功,包括拳脚、刀法之类的器械功夫;二是分身,吹毫毛变小猴子;三是携带其他人的飞行。
关于武功,书中没有交代他什么时候学的。但是尽可以设想,祖师传授了徒弟们武功。可是那个傻里傻气的混世魔王的武功,是哪里来的呢?莫非它也有师父?我觉得不是这样的。根据小说中的描写,很多妖怪,凡是有资格称王的,几乎都没有谁传授它武功,倒是那些喽罗们,比如花果山的猴众、各种妖怪的喽罗们,功夫器械需要学习掌握,而且还总是水平上不去。大妖怪们,莫非都是无师自通的?似乎真的是这样的呦。
关于分身,孙悟空著名的神通之一就是拔毫毛变小猴子,这个本事,在我们小时候,简直是让我们羡慕死了。孙悟空动不动就拔毫毛变猴子,为了追求数量上的效果,而且每次还都嚼碎了。可是小猴子们收工了,他总是还能把猴子变回毫毛,把碎毫毛复原为不碎的毫毛,最终把毫毛再收回到身上!简直比魔术师还魔术师。
只是这个书中有着明确的答案,只是现在人们无法想象而已。“原来人得仙体,出神变化,无方不知。这猴王自从了道之后,身上有八万四千毛羽,根根能变,应物随心。”不相信是因为想不通,想不通是因为观念对不上号,不是因为神通对不上号。猴王身上的毫毛,跟人身体上的寒毛、细胞一样,各各都是他本人的形像。因为他已经得了仙体,什么是仙体,就是每个细胞都可以是一个完整的、跟主人模样一样的生灵。这个说起来比较让人费解。
关于携带他人飞行,小说中说得也有答案:“这是他弄的个术法儿,有何难也!我如今一窍通,百窍通,我也会弄。你们都合了眼,休怕!”修道之人,大周天通了,可以携带自己飞升,也可以携带外物飞升,古书中此类事件比较多。人不但有仙体,仙体之外还有看不见的身体,就跟被孙悟空手拎着一起飞差不多的。
不管怎么说,这个孙悟空,修补了自己多年来的第一个漏,修道中的漏。
小说说他“贯通一姓身归本,只待荣迁仙录箓名。”嗯,身体最表层跟其他层面的身体贯通了,接下来就是一起化合,后来借着孙悟空闹腾地狱的时机,猴子们一道儿地狱除名,跟着它们的大王长生了。这个真是称得上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由于是刚刚从师父的看管下回来的第一天,这时候的猴王,还是比较纯洁。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